网络力量评估:美国第一 英、澳、俄位列第二梯队

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报告揭示:论可极大影响国家实力的网络能力,美国无疑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6月28日,国际战略研究所发布题为《网络能力与国家实力:净评估》的文章,按照下列标准评估15国网络能力:

战略和原则;

治理、命令与控制;

核心网络情报能力;

网络赋权与依赖;

网络安全与弹性;

网络空间事务全球领导力;

攻击性网络能力。

这一为期两年的研究工作考察了15个国家,界定了网络能力的三个层级。

处于第一层级的国家只有一个,美国一家独大的局面毫无争议:在该项研究考察的各个方面美国都具有世界领先优势。

报告称,“美国的攻击性网络行动能力可能比其他任何国家和地区都发达,尽管其全部潜力很大程度上尚未得到证实”。

有意思的是,从最近的Colonial Pipeline勒索软件事件看来,“美国在网络空间保卫其关键国家基础设施方面的行动比其他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有效”。但此观点与美国“意识到保护国家关键基础设施的工作极其困难,尚存在重大缺陷”的说法相矛盾。

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法国、以色列、俄罗斯和英国被列入第二层级国家,也就是说,这几个国家具有“某几个方面的世界领先优势”。

该研究所的报告中对第二层级国家的评价如下:

澳大利亚的网络能力源自其五眼联盟成员国的身份,尽管该国显示出具有网络攻击能力,但仍需“大幅增加网络相关高等教育投资,打造更可行的主权网络能力”;

加拿大得益于强大的国内科技行业,非常擅长构筑联盟增强其能力,但网络攻击能力并未得到证实;

中国在保护关键基础设施方面防御薄弱且政策不完备,但已证实具备网络攻击能力,被评为最有可能与美国一争高下的国家。

法国游走在与盟国合作以增强自身网络能力和依靠自身科技力量之间,虽然体面,却可能没有看上去那么强大,不过确实可以减少依赖;

以色列的政策框架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不仅拥有网络攻击能力,还愿意“在多种情况下”使用这种能力;

俄罗斯已经证明了自己能够执行信息战,且正试图强化其科技行业从而巩固其网络能力,但糟糕的经济状况阻碍了这一雄心的实现。在“开发最复杂的攻击性军事网络工具”方面,俄罗斯可与美国和中国一较高下。

英国的网络能力来自于其诸多联盟,且自21世纪初就已执行攻击性网络行动了。但由于缺乏人才、投资规模比不上中国和美国,以及较小的工业基础,英国虽能管理风险,却无法向世界输出技术。

第三层级的国家“在某些方面具有优势或潜在优势,但其他方面严重落后”。

朝鲜和伊朗这两个经常被指认执行网络攻击行动的国家,就被归类到了第三层级。

伊朗列入第三层级是因为,尽管这个国家投资网络能力,既通过监视对抗内部异议,也对外部敌人采取行动,其较小的人才池和所受的制裁却限制了其获得顶级安全工具的能力。

朝鲜被打上了机会主义者的标签,还缺乏有组织的网络安全工作,但即使使用基本战术也很有成效。不过,其防御状况就表现欠佳了。

印度似乎将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到了巴基斯坦身上,但如果能利用其工业和政府的努力,其网络潜力还是巨大的。马来西亚作为网络能力方面的早期行动者而赢得了赞誉,也有联盟和意愿晋升一个层级。越南有野心,也证明了自身攻击能力,但其政策不足以实现其意愿和技术。

印度尼西亚也因构建了良好的联盟和正在建设网络能力而上榜。

该报告的结论是,美国的“数字产业优势,包括通过联盟关系构筑的优势,很可能在至少未来十年中继续保持。”

得出此评估结论的一个原因在于,美国及其盟友“同意以不同的严厉程度限制中国获得某些西方技术”,因而可能阻碍中国发展自己的网络能力。

报告结尾称,“美国继续这一战略的力度如何,中国如何应对,将决定未来网络力量的平衡状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