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网络安全对中国至关重要

以下文章来源于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作者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中国发布了网络安全领域发展三年行动计划草案。中国工信部对此进行了说明。这份计划是在中国政府普遍希望改善管理、安全和用户数据交换的背景下制定的。

根据此份文件,网络安全产业年均增长15%,到2023年达到2500亿元。同时也把股权放在基础的专有网络安全技术上,而这些技术应该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重点关注物联网、车联网、智慧城市等有潜力的领域。网络安全投资占电信行业投资总额的比重不应低于10%。

近年来,中国明显加强了对数字领域安全的控制。

早在2017年就通过了《网络安全法》,其中特别规定了中国互联网用户在本国境内的数据存储。例如,苹果与贵州云大数据成立合资公司,必须在中国的业务合规,并将中国用户数据存储在中国。

今年6月又通过了数据安全法。

根据该法,数据分为三类:核心数据、重要数据和普通数据。重要数据不仅被视为经济资产,而且被视为国家资产。

因此,在中国获得的数据,按照法律规定,将不能再自由出境。任何公司向外国行为者非法提供关键信息,将被处以10万元至100万元的罚款。但这仅适用于威胁未扩展到关键政府数据或国家主权的情况。情节特别严重的,罚款可升至1000万元,公司将被吊销营业执照。

上周,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规定,所有用户超过100万的公司在进行外汇交易之前必须进行安全检查。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信息安全正成为维护稳定和国家安全的重要因素。

朱巍专家说:“网络安全并非是到今天才显得急迫的问题。早在发展互联网产业的初期,网络安全要求就是存在的,只是当时对效率提出的要求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优先于安全问题。

目前,中国进入了‘互联网下半场’的发展阶段,成了名副其实的互联网大国,网民产业在世界首屈一指,包括技术等领域。随着发展要求的变化,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可能不再是效率优先,而是安全优先。

习主席在2014年提出,‘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所以国家安全和网络安全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在互联网时代网络安全变成了一个更为紧迫的任务,效率在一定程度上则要让位于安全。特别是在各种资本进入的情况之下,安全问题包含更多层次的内容,包括硬件安全、软件安全、舆论安全和资本安全,是密切联系线上和线下的一种安全观。”

中国滴滴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随后中国监管机构对该公司提起诉讼,对其网络安全启动调查并责令公司应用商店下架。

所有这一切都表明,如果把金融发展和安全放在一个天平上,对于北京来说,秤盘肯定会向后者倾斜。当然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并没有过多干预科技公司的活动,这为其快速发展创造了条件。许多中国科技巨头都寻求进入海外股票市场,以扩大资金来源,提升其国际形象,巩固其全球企业地位。然而,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公司积累了大量数据,包括有关其用户的敏感数据。

例如,滴滴公司拥有关于人员流动、道路基础设施的数据,并拥有其客户的个人数据。

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教授许粲昊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强调,如果这些数据落入外国监管机构手中,更不用说落入情报部门的手中,它们可能会威胁到中国的国家安全。

专家说:“比如,滴滴公司收集了非常多中国乘客的行程信息,而且由于实名制的需要,其中包括姓名、手机信息、出发地和目的地等庞大的信息数据量,甚至不乏很多政府关键部门的信息。如果这些信息在上市过程中被美国的国家安全部门获取,将是非常严重的国家安全问题。实际上除了滴滴,不少中国企业都掌握了大量与国家安全密切相关的数据。因此当前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让中国政府能够有力地掌控这些数据,避免被外国政府所获取。”

众所周知,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签署的最新文件之一就是所谓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根据这份文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有权要求所有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提供股东信息和审计数据。

此外,根据中国法律,中国公司无权披露被中国政府列为国家机密的信息。美国审计师通常需要这些信息来进行他们想要强制执行的检查。由于根据美国新规,如果企业拒绝提供这些信息,他们将被摘牌,显然中国企业必须经过中国监管机构的风险分析和批准才能进入美国市场。

不仅中国,其他国家也都将信息安全放在优先地位。比如,在更新后的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中,信息安全首次被列为一个单独的工作领域。

虽然公司活动当然不能再如此地无控制增长,但正如许粲昊教授所说,监管的收紧对该行业是有利的。

他解释说:“一个国家在全球科技领域的地位取决于科技实力,而并非监管或审查力度。因为全世界都遵循共同的管理规范,比如美国公司肯定也要接受美国政府的监管,如果他要在中国上市和运营,一些与中国相关的数据自然也会受到中国政府的管理。包括在这方面欧盟也有自己的监管措施。”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公司在美国交易所筹集了超过1400亿美元的资金。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去年中国高新技术对外投资增长近三分之一,而中国对外研发投资增长80%以上。

根据英国分析公司Mergermarket的测算,2020年1月至2020年10月,美国企业在华并购投资增长69%,达到113.5亿美元。

然而,面对与美国不断恶化的关系,北京十分清楚依赖美国资本的危险。尤其是在不友好国家政府的建议下,公司可能突然被驱逐出这个市场。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发展本国股票市场属于战略重点。境外投资者可以按一定额度投资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自由投资香港市场。故从长远来看,中国企业仍将保留吸引资金的良好机会,但游戏规则将由中国政府控制。

科技公司将不得不调整其业务以适应新的现实。现在,企业能够用来发展自身竞争优势的数据也正在成为国家层面的战略资产。毕竟,数据与劳动力、土地、资本和技术一样,在中国开始被视为一种新的生产要素。

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5.5万亿美元,占全国GDP的36.2%。而且中国数字经济的增速是传统制造业增速的三倍。预计到2027年数字经济将占整个中国经济的一半左右,并将成为中国GDP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来源: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标签: